第一百七十六章 做一个男人_他貌美如花
海棠搜书 > 他貌美如花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做一个男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六章 做一个男人

  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甘愿将自己的爱意藏在心中,保全他所认为的自尊心。

  他以为自己从云端跌下,一无所有,其实,那对于她而言,不值一提。她爱的就只是那个卫锦,全部的卫锦,什么模样的都不在乎。

  她可以解释的,可惜,她爱他多一些,她不想把他剩下的自尊霍得一丝不存。

  “是啊,我会。天塌下来,我依旧会好好活着。”

  后来的他们保持缄默。直到爬上了那座山,顶着耳畔呼呼的风,姜瑟才觉得自己尚感觉到天气阔大的空间。

  张珩抓着白石栏杆大声喊道:“老天啊,来一场暴风雨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暴风雨,淋醒我吧!”

  林植趴着他的肩膀大笑,抖着肥硕的身体,脸已笑成了猪肝色,“靠!哈哈哈哈~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一场大雨来还不得感冒?要是发着烧去高考,怕是当修仙哦!那时候你不是考试,你是烤火!”

  “切~老子身强体壮的,哪里会感冒?别说一场雨,就算八月飞雪我还是跑路都不带喘的。哪里能像你说的这么弱?”

  张珩递了个眼神朝姜瑟那边,“姜美人,你说是不是?你懂的。”

  颇具意味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姜瑟只是扬唇笑了笑,未搭话。张珩也不介意,徐徐又絮絮叨叨,“他不说话就是默认。你们可不知道,我说这话的真实性,那是铁打不动的。”

  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眉眼里的笑意更深了,看着远山之处的场景,记忆就此拉开了帷幕。

  “我记得,小学有一次,咱们从学校回来,就是不知道老天突然飘雨,那是一个大啊!靠,用那个词,就是大雨倾盆,非常生动。别的小孩儿都带了伞,一溜烟儿就跑回家去了。

  我们俩呢,就没有。本来有个小女生过来问姜美人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家的,却被我撵跑了。

  后来呢,注定只能,我脱了衣服拉着姜美人匆匆跑回家了。几十分钟的旅程,却被我们跌跌撞撞地跑得缩短了一半不到。

  回到家,我却被我那老娘打了一顿。唉,姜美人倒是相安无事的,过得挺好。谁知道第二天,他却病了,我却蹦得几丈高。

  后来他请假了,我去上课,老师还把我拉去办公室训了一顿,说是肯定我欺负了他,才让他感冒的。

  我那个冤啊……只是因为我身体好,就挨了两次不公平的对待……唉,真是要人命,好难啊,我太难了。”

  虽是愤愤不平的语气,里面却夹杂着诸多复杂的情绪。

  林植离他极近,能清楚地看到他眉睫里的飞扬,也在那徐徐陈述的语调里读出了几分不一样的温柔。

  张珩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大大咧咧,重义气,心眼儿大,也一定聪明。

  林植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本是早就看清,奈何身侧这人陷于剧中沉迷,不知自己心意。

  也许是,即便拥有那入骨的温柔,却也不敢将那喜欢渗出一分。

  克制的喜欢,穿刺入骨髓,痛并快乐着。既不敢再抛出一丝,也不会退后一毫。

  就怕,这这一退一进,失去了那个能让自己本性改变的人。

  莽夫也可以为爱进化成绅士。

  也可以成就蚀骨的温柔。

  只是没人能懂。那长长久久的陪伴,终是让旁人认为,那就是所谓的友情。

  爱情与友情,深到极处乱了人心,混乱了脑子,早就难分清了。

  “还有啊,就是初一那个冬天,这家伙竟然在回家路上晕倒了。

  后来我急匆匆背着他往医院跑,半道里,他忽然醒了过来,说是怎么也不去了。

  斗不过他,最后我只得满足他,背他回了家。

  本来以为无事的人,半夜忽然又感冒了,差点到四十度。要不是及时发现,他肯定小命不保了。”

  姜瑟感觉心头窜来源源不断的暖气。

  前面的淋雨片段,那是因为家里拮据,她没舍得让家里浪费钱为自己再准备一把伞,就算预料到天会下雨,她还想着,姜母需要,所以没有带过去,就遭了感冒。

  至于后来那个雪天的事……说来话长。

  那是她第一次面对女生人生第一次的特殊状况,身体虚了点,后来又偷偷自己跑去买了那东西回来,支撑着凛冽的寒风,所以才导致的感冒。

  至于后来的发现,要不是那家伙突然大半夜在窗外叫她。

  意外地察觉她有异,从窗里爬了进来连人也不叫就抱着她往医院跑,她也许会丢了半条命。

  那时候虽然神智快不清了,可她依旧用自己仅存的力气抓住医生的袖子恳求,“帮帮我!医生,不要告诉他们现在我的身体……我是一个男孩,不是女孩。”

  眼泪从眼眶里急急坠下,大冬天地却烫得热烈。

  也许是出于她真挚地恳求,那医生后来只是告诉张珩,她是因为天气转冷发烧的,并不是因为所谓的……

  人人都有数不尽的秘密。当时医生的目光里,明显的含着疑惑不解,甚至想要更一步地探寻缘由。

  只是她眼里的泪水,倔强,却把那些问号通通甩去,只留下同情和怜悯。

  那就是所谓的可怜。

  即便身为女儿身,她也避免不了要成为男孩,只是为了生存,为了能够待在那个家。

  姜理曾经说过,“我姜家不养闲人。”

  “如果她是一个男孩,那该有多好。我的亲生崽子不见了,失踪了,我却要白白为人养一个不成器没用的赔钱货,这老天爷真是瞎了眼。”

  “死女人,要不是你当初心软收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我们怎么会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自己的儿子没找到,却是平白无故地给别人养这么一个无用的东西,真是让人添堵。

  怕是就因为你这个不长眼的妇道人家,害了我儿子,害他走丢了。”

  “女人都是贱种!养来还是赔钱货!”

  正应了他那些话,一门之隔,方才五岁的她拉开了门,抖着身体信誓旦旦坚定地望着那个男人阴沉的脸,将姜母护在了身后,大声道:

  “好,爸爸,我以后,就做一个男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ss.cc。海棠搜书手机版:https://m.hts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