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毛脚女婿上门_文豪1978
海棠搜书 > 文豪1978 > 第8章 毛脚女婿上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毛脚女婿上门

  林朝阳和陶玉书两人提着行李,从燕京站出来便看到了燕大派来接新生的车子。林朝阳本打算去蹭个车,陶玉书却没好意思,她现在可是师姐了。

  两人坐上了公交车,国产铰接车车身很长,一到拐弯的时候,离心力晃的人难受。

  到燕京大学站,两人提着大包小裹下车,陶玉书一路边走着,边给林朝阳科普着燕大的一草一木。

  她是燕园子弟,对这里十分熟悉。两人由燕大西门进校园,走过盛夏的荷花池后入眼便是西门内那标志性的华表。

  一路向北,盛夏之际树木繁茂,燕大的建筑掩映在苍翠之中,景色别致,不过完全无法与后世的盛大气派相比。

  朗润园北依万泉河,对面便是圆明三园之一的绮春园。咸丰元年这里成为了道光皇帝第六子恭亲王奕訢的别业,始名朗润园。

  1898年奕訢去世后这里又被末代皇帝溥仪赐给了光绪皇帝的同胞兄弟贝勒载涛,燕大建校后不久,载涛将朗润园租给燕大作为教师住宅。

  1952年租约到期后,燕大将朗润园买下,于1957至1960年间,在园内东、北岸建了六座教职工住宅和一座招待所,自此朗润园便成为了燕大“九园”之一。

  绕过环形的朗润湖,林朝阳和陶玉书来到湖东岸一栋四层高的建筑前,林朝阳知道,这便是陶玉书口中那一批五十年代所建的家属楼之一,也是陶玉书家所在之处。

  走进单元门之前,陶玉书让林朝阳放下手中的行李,仔细的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林朝阳的衣服是临下火车的时候新换的,藏青色的中山装,内里是一件白色的的确良衬衫,脚下踩着一双黑色布鞋。

  她相看了好一会儿,对林朝阳的装扮还算满意,只是看着他脚下的那双布鞋总感觉有些不顺眼。

  她本想给林朝阳买一双皮鞋的,可惜回东北之前的大采购已经耗尽了父亲给的零用钱和她平时攒的补助钱。

  “等冬天的时候给你买一双皮鞋。”陶玉书嘟囔着说道。

  林朝阳笑道:“皮鞋、布鞋都是穿的。”

  陶玉书不再关注鞋子的话题,问道:“丑女婿马上要见丈母娘了,紧张吗?”

  林朝阳望着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面的紧张都快溢出来了,却故作轻松,还有心问自己紧不紧张。

  他脸色轻松的说道:“我这脸皮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看该紧张的是你吧?”

  白了他一眼,陶玉书拎起行李,“那走吧!”

  拾阶而上,便听到有稚嫩的声音在引吭高歌,楼道里飘着饭菜的香味。

  陶玉书家在三楼,她敲响房门,片刻后有人来开门。

  一个少女版的陶玉书出现在门前,青春靓丽。

  “姐!”

  “这是玉墨,这是林朝阳。玉墨,叫姐夫。”陶玉书介绍道。

  在路上,陶玉书已经介绍了她家里的情况。

  眼前的女孩子便是她最小的妹妹陶玉墨,今年17岁,正在上高二。

  陶玉墨望着眼前的男人,穿的倒是挺括,可惜相貌平平,完全配不上如花似玉的姐姐。

  “你好。”

  她的声音没有起伏,放在平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林朝阳新女婿上门,陶玉书让她叫姐夫,她却来了一声“你好”,显然是对林朝阳有很大的意见。

  不等陶玉书说话,林朝阳好像并未察觉到陶玉墨的不友好,满面笑容的说道:“玉墨,你好!”

  陶玉书隐晦的瞪了妹妹一眼,这时屋里又出来了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同志。

  刚才看陶玉墨是少女版的陶玉书,这位女同志就好似老年版的陶玉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丈母娘了。

  林朝阳脸上笑容更盛,刚想打个招呼,却见丈母娘只点了点头,转回身便回了厨房。

  看来丈母娘对自己的意见比小姨子还大啊!

  据陶玉书所说,她之前半年里给自己写的信都是被丈母娘给“截流”的,可见她是有多看不上自己这个农村女婿,所以在进家门之前,林朝阳早已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他没生气,陶玉书的脸色却冷的像冰块。

  进到屋里,放下了东西,她冷着语气问道:“爸呢?”

  “上课啊!”陶玉墨回了她一句,然后转头便进了房间。

  来自母亲和妹妹的冷遇,让陶玉书气苦,她看向林朝阳,“你别介意……”

  “没事。”

  林朝阳面色如常,气定神闲,让陶玉书一时分辨不出他到底是装的还是真不生气。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她之前在火车上给他做的那些心理建设,看起来是有些作用的,不过陶玉书觉得更重要的还是林朝阳的心态好。

  两人九点多下车,折腾到位于燕大朗润园的家里,已经是十一点多的事了,陶母杜若慧借着做午饭一直窝在厨房不出来。

  “我看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陶玉书赌气的跟林朝阳收拾着行李,两人这次回来带了大大小小六个包裹,其中有三个包裹都是林二春夫妻俩给亲家一家准备的见面礼。

  正收拾的时候,门口传来动静,是陶玉书的嫂子赵丽带着孩子回来了。

  赵丽身量不高,圆脸短发,看着便有一种亲和力。

  打招呼的时候,赵丽的态度要比陶母杜若慧和妹妹陶玉墨好多了。

  陶父陶母育有三个子女,一男两女,赵丽的丈夫陶玉成便是家中老大。

  他是65年考上的中戏,是嗡嗡嗡前最后一批大学生。因为在大学时乱写东西被送到了云南,过了几年又在当地被招工,然后因缘际会娶了干部家庭出身的赵丽。

  陶父陶母去年平凡,两家人齐心合力将陶玉成的工作调回了燕京,他现在在中戏戏文系当老师。

  而赵丽就没那么幸运了,为了跟随丈夫,不得不放弃了家乡的工作,现在是全职的家庭主妇,日常就是照顾两个孩子。

  陶玉成和赵丽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叫陶希文,已经五岁,这会儿正在幼儿园,老二则在赵丽怀里抱着,叫陶希武,才23个月,丫丫学语的年纪。

  吃午饭时,陶母冷着脸,陶玉墨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总在林朝阳身上瞟,嫂子赵丽观察着情况,脸上的表情也不像刚才那样明媚,饭桌上的气氛十分微妙。

  “朝阳,你多吃点!”

  陶玉书毫无顾忌的给林朝阳夹菜秀恩爱,他隐约看出陶母杜若慧眉头的肌肉都在跳动。

  这丫头!

  林朝阳无奈的笑着,他知道陶玉书这就是故意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ss.cc。海棠搜书手机版:https://m.hts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