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偷吃姐妹花_文豪1978
海棠搜书 > 文豪1978 > 第20章 偷吃姐妹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偷吃姐妹花

  听话听音儿,林朝阳不是没工作过的小年轻,所以他并没有因为周燕如的话而欣喜。

  小说没有发表,一切都不作数。

  周燕如只是《燕京文艺》小说组组长,她的上面还有个负责终审的主编。

  《燕京文艺》的情况又有些特殊,这份刊物最早的主编是老舍先生,自66年老舍先生去世后刊物便再未任命过主编,一直都叫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代行主编职责。

  “稿子先留在我们这里吧,回头编委会讨论一下,如果采用我再让人通知你修改。”

  林朝阳虽然想早点发表,但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稿子都送过来了,肯定要等等的。

  从编辑部出来,已经是中午了。

  林朝阳和陈健功对调了一下,由他来骑车,“健功,饿了吧?找个地方,我请你搓一顿。”

  “还行。回学校吃吧,学校的伙食便宜。”

  燕大的食堂有国家补贴,确实比外面便宜不少,陈健功也想替林朝阳省钱。

  回去又是一个多小时,一上午来回近三个小时,两人饿的前胸贴后背,林朝阳拉着陈健功想去老虎洞的长征饭庄开开荤,却被陈健功拉住了。

  “就食堂,食堂就行。回头等你小说发表了,我再好好宰你一顿。”

  长征饭庄在校外,是燕大师生平时打牙祭最多的地方之一。不过菜价也比学校贵了不少,一份溜肝尖就要五毛钱,顶在学校吃三个肉菜了。

  两人急头白脸的在食堂吃了一顿,打了四个肉菜,才吃了一块二。

  等林朝阳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快下午三点了,陶玉书还在埋头学习,这场景和他早上离开家时一模一样,看着她散发着学霸光环的背影林朝阳一时有些恍惚。

  时间静止了?

  他偷偷打开带回来的饭盒,肉香味飘散开,一下子将陶玉书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哪来的?”她边问着,边打开了窗。

  “中午食堂吃饭特地给你留的。”

  陶家虽说是燕园的体面人家,可三餐里也只有晚餐的时候才会有肉,而且因为人口众多,大家很难有敞开吃肉的时候。

  陶玉书平时在学校也会偶尔吃点肉菜,但更多的时候是吃素菜,省下的钱她得攒着买书和日用。

  林朝阳没有这个年代人过日子的小心节俭,在学校吃饭顿顿离不了荤腥,今天跟陈健功在一起胡吃海塞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家中刻苦学习的陶玉书,心中有些愧疚,又给她打了一份红烧肉回来。

  用铝饭盒装回来的红烧肉刚打开还冒着热气,上面裹着一层酱红色的浇汁,油亮油亮的,只看一眼便能勾起人的食欲。

  陶玉书用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圆圆的大眼睛幸福的狭长起来,腮帮子被大块的红烧肉塞的满满的,像只偷吃的小仓鼠。

  林朝阳将饭盒向她的方向推了推,“慢点吃。”

  她又夹了一块递到林朝阳嘴边,他拍了拍肚子,“在食堂都吃撑了。”

  连着吃了好几块,她放下了筷子,“不能多吃,等会好犯困了。”

  “困了就睡一觉嘛!”林朝阳随口道。

  陶玉书却摇了摇头,“我那篇评论还没写完呢,别人都交上去了。”

  林朝阳站起身给她揉了揉肩,“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学业虽然重要,可生活同样重要。”

  “我知道。”陶玉书轻抚他的手,“我就是……”

  “我明白。我们这代人,浪费了、也荒废了太多的时间,你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

  手被握的更紧了,陶玉书侧脸望着他,“谢谢。”

  “合法夫妻,谢什么?”林朝阳打趣道,“我就是怕你累着,而且……”

  他说着话低头凑到她的颈旁,“咱们俩也好久没……”

  林朝阳的声音越说越低,陶玉书的脖颈的皮肤泛起粉红,“说一说就没正行。”

  林朝阳哀叹一声,“倒插门女婿可真不好当啊!”

  眼波流转之间笑意若有似无,她知道林朝阳又想耍无赖了。

  “家里不方便,嫂子她们还在。”

  陶玉书把客观条件摆出来,林朝阳就有点没办法了,他急的挠了挠头,“要不去外面招待所?”

  “要死啊你!”陶玉书打了个一下,坚决否决了这个提议,然后安抚了一下丈夫躁动的情绪。

  为了避免林朝阳化身为狼,她主动岔开话题,“诶,你帮我看看我这篇评论写的怎么样?”

  明知道这丫头在敷衍他,可林朝阳还是接过了她递过来的东西。

  “……《伤痕》在选择题材、塑造人物方面,与多年来的文艺作品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风格,因此被质疑、被批判是十分正常的。因为长期以来嗡嗡嗡给文艺界带来的深重灾难,至今仍在深刻影响着中国文艺界乃至全社会。

  按照伟人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把‘日常的现象集中起来,把其中的矛盾和斗争典型化,造成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就能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的指导方向,小说《伤痕》是遵循了这一原则的,只是把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故事举了一个出来……”

  读了一遍陶玉书的评论文章,林朝阳调侃道:“我觉得你这个不像是文学批评,倒像是推荐语。”

  “这小说确实是好嘛,写出了过去那些年嗡嗡嗡对于中国人的伤害。”

  “如果从小说的社会意义和影响力来说确实是这样的。不过你是中文系的学生,还是要从专业的角度去探讨。

  以我个人的观点来说,这篇小说的水平并不高,它的成功并不是来源于小说本身,而是来自于人民群众的共情。”

  陶玉书听着林朝阳的话来了兴趣,“你再说细点。”

  陶玉书一向认为丈夫是个腹藏锦绣的人,她在农村插队几年,一开始两人的交集并不多,后来通过一起劳动才慢慢熟悉。又因为一场英雄救美,让二人走到了一起。

  很多人都以为她是知恩图报,可实际上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除了救命之恩,她和林朝阳走到一起更大的原因是两人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和话题——文学。

  在小杨屯那样的环境里,能有林朝阳这样一个知己,可以说林朝阳在那段时间里照亮了她灰暗的插队生活。

  林朝阳不仅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她能与之进行灵魂交流的伴侣。

  在陶玉书的催促下,林朝阳正在考虑措词,想着如何在媳妇面前显摆一把。

  没成想,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被人推开。

  “姐!”陶玉墨探头进来,刚叫了一声,眼神却定在了陶玉书身上,充满愕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tss.cc。海棠搜书手机版:https://m.hts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